13年坚持,他让中国汽车开始与特斯拉同台竞技!

文章来源:盛景网联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

汽车是大家很熟悉又很神秘的东西,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但是到底怎么造车呢,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今天的盛景九周年总裁年会上,我很高兴和大家分享一下长城华冠团队的造车之梦、一个中国汽车业创新型企业的造车之梦!


分享人

陆群:长城华冠董事长




长城华冠成立于2003年9月份,到今年已经是13个年头,创始团队今天都还在。我们这个创始团队当年在创业之前,就是一起共事过十几、二十年的同事,在共事的过程中,慢慢的大浪淘沙,凝结下了有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理念,而且是有梦想、有能力的人,最后团结在一起,开始出来一起创业。


后来,各类人才不断地加入进来,包括国际背景的、财务背景的等等,我们团队也随着长城华冠事业的成长而进一步成长,尤其是合伙人团队,带领着整个公司不断往前走,越来越高端,越来越丰满,这就是我们的创业史。



10年创业1.0版本,从整车设计到第一款概念车展出




2003-2012年,大约将近十年的时间里,长城华冠走过了一个历程,从一个初创的企业,变成业内领先的、被尊重的一个汽车设计、研发、服务供应商,我们把这个历程称之为华冠1.0的阶段。


2004年的时候,长城华冠引进了战略投资人——湖南长丰集团,成为我们的控股大股东。


2005年,我们开始做了很多汽车整车设计,当时有很标志性的设计,比如给中国航天员设计出舱的宇航服,这也代表了他们对我们技术能力的认可。


2006年,我们开始给中国的军方做军用车辆的设计,军方对技术、质量水准是要求最高的。


到2007年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发出完全达到欧洲NCAP最高水准的车型,后来我们拿到的报告是四星,我们也是唯一的一个中国设计公司。


到2008年的时候,我们在北京车展上推出了一款概念跑车,叫做天蝎跑车。到2010年,我们开始成立了电动车事业部。今天的电动汽车、新能源汽车已经成为行业里边的热门话题,也是被资本追捧的一个主题。但是在2010年的时候,这还是一个很不起眼的话题。而在那个时候,我们就看到:这是一个行业的发展趋势。


盛景有一句话:只有创新,才能够穿越发展的周期,只有看到这个趋势才能走向蓝海。在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看到电动汽车将会成为新能源汽车的一个最重要的、或者是根本性的技术路径。所以2010年我们成立电动车事业部,开始做一些电动车整车的研发,并为行业包括国内国外的汽车行业做整车的电动汽车的设计、开发、改造的设计方案,最初的客户是给自主品牌,包括吉利、奇瑞、一汽、东风这样的企业做汽车整车设计的研发。


2011年的时候,跨国公司品牌也在思考怎么更有效地在中国市场上建立自己的品牌,或品牌组合,从而形成产品竞争力。这个时候,长城华冠出手了。大家知道,合资企业的技术背景、技术标准、质量要求是非常非常高的,这个时候也就标志着我们开始从仅向本土公司提供服务,转向为跨国公司服务,这也是我们走向国际化的一个重要标志。


2012年,我们在北京国际车展上第一次推出了电动汽车的概念车,叫做红蝎。但是在当时的车展上,基本上没有看到对这件事的报道。因为当时大家根本不知道这家公司在干什么,根本不知道这家公司为什么要搞这样一个电动车摆在这儿?对于长城华冠到底是个什么公司,也搞不清楚。但实际上,我们是在一步一步向前走的。



资本助推2.0版本,从概念车到尝试量产之路

走过了华冠1.0阶段后,我们进入了华冠2.0阶段。在2012年,长城华冠做了一次非常重大的转型,从而插上了更强壮的翅膀,有了更大的腾飞。


在这一年,我们完成了一次重组。在华冠1.0阶段曾经给过我们非常多支持的第一个战略型投资人长丰集团从长城华冠退出,长城华冠重新回归成为一个由全体团队百分之百持有的一个创新型企业。


这应该是再次创业,但这次跟2003年完全不一样。在这个时候,长城华冠在行业里已经有一定的领导地位,我们的软硬件设施都已经达到行业内的领先地位。从此,长城华冠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长城华冠成为全中国第一家、或者是唯一一家能够拿到欧洲E-NCAP四星安全车型设计的公司,长城华冠是中国唯一一家给合资企业、给跨国公司做品牌开发整车项目的一个项目公司,也是唯一一家给中国军方提供高标准、高可靠性、高质量的车型开发技术服务的供应商。在中国的绝大多数知名的自主品牌的车厂,或者大型的汽车企业,全部都是长城华冠服务的客户。


长期的技术积累和实践,使得我们具有了完整的核心技术储备,也为华冠2.0的发展,就是纯电动汽车、前途汽车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14年,在盛景的主持和帮助下,我们完成了第一轮融资。那个时候,公司的估值还不是很高。但是,那一年,长城华冠已经推出了真正的概念版的前途汽车。同年,长城华冠在新三板挂牌,成为新能源汽车新三板的第一股。2015年,我们在上海国际车展上进一步亮相。


2016年也就是今年,我们在苏州的生产基地开始破土动工,整个车型设计基本完成第一轮,已经开始正式申请国家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的资质,一些大型的零部件供应商都成为了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



惊艳亮相国际车展,与特斯拉同台竞技

长城华冠与资本市场的对接,其实是基于我们的技术、研发以及具体的工作。其实,我们的整车进行了大量的、艰苦的设计、测试、验证,也经历了大量的发现问题,改进问题,完善设计等一系列的过程。


在经过这样的一些测试之后,我们开始策划品牌拓展。在2015年,我们的概念车在上海国际车展上亮相。有意思的是,在这次车展上,我不知道是主办方的有意还是巧合,正好把我们的车放在了豪车馆,旁边是兰博基尼、法拉利、劳斯莱斯,我们的边上是特斯拉。在这个展场上,所有人都不相信这是一个中国品牌。在这次车展上,我们没有做任何的人为的媒体策划,完全是靠自然点击率,在9天的时间里面达到1700万,形成了一个很大的轰动。


在刚刚结束的2016年北京国际车展上,长城华冠正式的全面的以“前途汽车”这样一个品牌亮相。这次也很有意思,车展主办方把我们安排在和雷克萨斯、英菲尼迪、乐视和法拉利在同一个展馆。我们展示了敞篷版的车型,整个展场的设计也是追求中国品牌的一个调性。不仅是我们展示车,而且我们还让客户近距离接触车,获得了消费者直接的大量的首肯。


在这样一个车型的展示之后,我们看到百度指数有一个统计:从2016年4月3号到5月2号的一个月时间里面,就是车展期间的一个月时间里,“前途汽车”的百度指数比上一个月同比同期增长119%,比去年同期增长49%。


与此同时,我们也开始扎扎实实地落地。我们在苏州的生产基地,在今年春节之后开始奠基,现在正在建设之中,计划到今年年底开始试生产。这个位于苏州市高新区的电动汽车和整车工厂,在今天的全中国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在这里面,没有钢板焊接的工序,但是增加了碳纤维和符合材料制件的工序,增加了铝合金制件和焊接的工序,也是最高的环保要求的喷涂,这是一个超越了过去汽车产业、超越了传统能源汽车的工艺。可以说,我们是独一无二的创新性的企业。



“对科技的信仰,对创新的冲动”


在听了盛景的课后,我们对重资产这块非常小心,但我们还是要投入一定的资金做这样一个示范工厂,把它做出来,而不是用纯代工,或者类似的轻资产的模式。这是因为在今天,在未来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这样一个新的行业里面,还没有人能够给我们代工,还没有适合新能源汽车这样新材料、新结构、新工艺的工厂,以及这样的制造能力。因此,我们要在这个上面走出一条路来。我们的示范工厂在做成、掌握那些功耗以后,就可以用相对简单、低成本的、轻资产的方式去做它的复制,甚至与行业里面进行很多的服务和引领。


汽车由上万个零件组成,大量部件的质量、可靠性都需要几百家有水平的供应商帮我们做,一起来开发车型和后续系列的车型。所以在这个上面,我们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举个例子,我们跟德国的博世签署战略协议,作为我们的底盘性能系统的战略供应商;而法国的埃驰作为我们仪表盘的供应商。包括电池系统、电池芯,都是重要品牌供应商在给我们做,以保证我们的车不仅设计的漂亮,展示的漂亮,而且真正在量产的时候还能够造的很漂亮,用的时候能够非常的耐用,开起来非常的有价值。


我们对自己的承诺叫做:“对科技的信仰,对创新的冲动”,这是长城华冠一直坚持不懈的,今后一定还会持续的坚持下去!





【 现 场 对 话】



盛景学员提问:在这个行业里面,特斯拉是比较领先的,而且市场占有率比较高。华冠作为中国电动车的龙头,我们用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和他们竞争?


陆群:一说到电动汽车,就绕不开特斯拉的话题,特斯拉是非常有历史价值、历史里程碑的这样一个企业和品牌。他第一次让人们相信:一个汽车厂仅仅靠纯电动汽车就可以真的在这个市场上存活,在这个行业里面领先。


然而,在特斯拉之前,谁也不相信这个事。大家都觉得这仅仅是靠电动汽车是没有办法存活的,但是特斯拉做到了。所以,这也是给整个全世界在这个行业里的很大的鼓舞。对我们来说,特斯拉也是我们持续学习的榜样。说到具体的商业模式和技术创新,其实我们在它好的地方要不断的学习,但是在很多的地方,我们并不是简单的去模仿它,其实我们是在超越它。


特斯拉在技术上,有它领先的地方,但也有一些从我们专业的角度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最好的、最合理的设计。比如,它把电池平铺在地板下面,对于我们搞车的来说特别不容易理解,因为增加了不安全性。再比如,在这样一个轻量化要求很高的未来产业里面, 特斯拉并没有大规模的应用复合材料碳纤维,仅仅用了铝合金的车身;此外,特斯拉用的电池,在我们看来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特斯拉现在在美国的高速公路去做超级充电站,其实在我看来非常像盛景讲的类房地产模式,是一种重模式。这样的模式如果在中国,未必就能成功,我们要在中国探索出一些新的模式来。


另外,我们的轻量化技术,在工艺方面很大程度上跟它也不完全是一样的。特斯拉在这里面有它创新的地方,但也有它局限的地方,包括技术局限,包括制造的局限,因为它的制造其实是买了一个丰田的废弃的工厂做的改造,所以并不是一个完全全新的结构。

       

盛景学员提问:前几天跟中国新材料协会交流,他们在研发钒动力电池,而且已经成熟了,这个技术成熟以后应该会使电动车的续航能力达到一千公里,而且充电时间会缩减到10分钟之内,这会给你插上翅膀。


陆群:在钒动力电池方面,我们一直在持续关注。目前为止,锂离子电池现在作为车用动力电池,还是到目前为止是一个主流。当然,我们会关注新的技术。钒动力电池是一个换料的问题。    


盛景学员提问:您既是设计,还有零部件制造,还有整车,那么您的制造零部件跟整车、零部件会不会卖到您的竞争对手手里?您要做整车还是做零部件呢?因为这是一个很难讲的问题,可能您的竞争对手不会买您的零部件。我有点困惑,您怎么平衡这个问题?


陆群:这是一个我们经常被问到的话题。如果说,传统汽车属于前面的那个旧时代,那么,今天的新时代,我们叫做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这两种思维方式有着重要的差别,一个是封闭的,一个是开放的,一个是所有东西都要自己封闭起来,一个是大家共赢,这正是传统制造业的人应该敞开心扉改变观念的地方。


我们看到:很多互联网企业,包括苹果和三星在竞争,但苹果也在买三星的芯片,其实这里面应该是开放的。对于我们,愿意把最好的技术和最好的部件提供给竞争对手使用,因为你不会阻碍人家的进步,不会阻碍行业的进步,我们只能更积极的参与到这个行业的进步中去,我们只有参与进来,我们的技术才能持续进步,持续领先,我们的部件才能持续先进,这个不仅是利他的,也是利我的。至于人家会不会买我们的东西,会不会觉得是竞争的关系?我觉得也没有关系,如果能买到跟我一样,或者比我更好的东西,他一定会去买。所以在这个层面,大家应该有一个更开放的心胸,真正以性价比、以技术做出判断。其实,汽车行业里面还是有很好的先例的。比如在德国,保时捷汽车其实还有一个保时捷设计,给全世界所有的车厂做整车的设计。


在未来这样一个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新时代,制造业的形态会发生变化,汽车再加上新能源汽车,产业门槛会变得更平。在这里面,汽车产业不会是像过去那样小而全、大而全的一个一个孤岛,一个一个壁垒,而是一个开放的共享时代!这也是我对未来汽车行业的判断。